首頁 > 婦女兒童 > 維權驛站 > 正文

左手工作,右手奶瓶 職場媽媽哺乳假你休了嗎?

最近,“攜娃”到北京出差的白冰,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失聲痛哭。原來是研討會發言時因弄錯關鍵數據被領導批評,中午在賓館帶孩子的母親又打來電話,說大寶摔碎了水杯、尿臟了床單,賓館索要賠償,二寶哭鬧著不肯吃奶。

不論是出差在外,還是平時在單位,白冰從未休過哺乳假。

而根據《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》,對哺乳未滿1周歲嬰兒的女職工,用人單位應在每天的勞動時間內為哺乳期女職工安排1小時哺乳時間。

一面是嗷嗷待哺的嬰兒,一面是苦心經營的工作,對于哺乳假,采訪中多位職場媽媽向記者講述各自有假不敢休的困境。雖說是“為母則剛”,但職場媽媽同樣渴望在生活和工作中被溫柔以待。

拖著奶瓶和文件出差

凌晨2點,“寶媽聯盟”微信群里“水果超人”發來求助,寶寶吐奶嚴重怎么辦?很快,夜里換尿布、喂奶的媽媽們七嘴八舌回復起來。回復幾句后,白冰思緒游離,腦海中浮現出近來的生活。

拼搏7年后,白冰成為某銀行沈陽分行特殊資產管理部副總經理。綜合考慮經濟、身體等因素后,白冰鼓起勇氣生了二寶,并組建了微信群,聚集像她這樣的職場媽媽,相互鼓勵。她們的生活狀態便是職場媽媽們的縮影。

世間安得雙全法,工作家庭兩難顧。公司雖提供哺乳假,但白冰從沒休過。她家在沈北新區,中午從公司到家,往返需要2個小時,工作上根本安排不開。

“總請假,不僅不好意思跟領導說,同事還得幫我多干活,時間長了不是事兒。”白冰說,銀行有專門的請假系統,全體工作人員都能看見,每次請假得領導簽字,為了早走一個小時,她可能連優秀管理者都評不上,“不值得”。

大寶生得早,白冰不覺得辛苦。但二寶出生時正值事業上升期。領導看重她,這讓她感到壓力山大。這次出差北京,正趕上丈夫也出差在外,大寶生病,二寶沒斷奶,一咬牙,白冰請來母親幫忙帶著倆孩子,拖著裝有吸奶器、玩具和筆記本電腦、合同文件的兩個大行李箱來北京了。

白冰是3.38億職場女性之一。此前,有機構曾就東部某城市職場媽媽生存狀況開展調查,給哺乳期職場媽媽提供的福利中,選擇較多的是每天1小時的哺乳假。不過,被調查的職場媽媽中,僅五成享受過哺乳假。記者檢索發現,這種現象在其他城市同樣存在。

“不好意思老請假”

記者調查發現,有哺乳假而不敢休的原因多來自職場的壓力。《2018年職場媽媽生存狀況調查報告》顯示,職場媽媽工作后第一次升職所花的時間長于整體職場女性。

看著同進公司未生育的女同事加薪升職,被孩子占去更多精力的蔡敏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“不好意思老請假,經常請假可能會被認為工作態度有問題。”而職場媽媽要面對的是:養孩子越來越精細,喂奶、陪伴等花費大量精力;職場競爭激烈,新技術新思維日新月異,不全力以赴,“分分鐘”便會被淘汰。

“寶媽聯盟”群里,多數職場媽媽表示哺乳假休不了,不僅不能喂寶寶吃奶,而且因長時間不喂奶容易造成堵塞引發乳腺炎。因此,職場媽媽們還是希望午休時回家喂奶或吸奶。

記者了解到,職場媽媽回家喂奶,住得近的還好說,像白冰一樣離單位遠的就很難,可哺乳假僅有1小時,加上午休的1小時,兩個小時往返的確有難度。如果選擇提前1小時回家,就要填寫假條,影響業績。

《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》明確,女職工較多的用人單位應建立女職工衛生室、哺乳室等設施,解決女職工哺乳方面的困難。不少女職工透露,企業設有母嬰室的還是不多,有的要在衛生間吸奶,既不衛生又不方便。

期待落實哺乳假

“最期待的還是落實哺乳假。畢竟,現在絕大多數單位都沒有托幼機構。”白冰說。

“讓職場媽媽自立自強,需要政府、企業及社會各界共同推動生育成本的社會化進程,減輕職場媽媽的家庭負擔。”遼寧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王磊說。

《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》明確,用人單位不得因女職工懷孕、生育、哺乳而降低其工資、予以辭退、與其解除勞動或者聘用合同。

“我們希望享有哺乳權利,通過法律手段要求無法提供哺乳條件的用人單位,給予一定時間的哺乳假。”白冰建議根據實際情況適當延長每天1小時的哺乳假。她認為,職場媽媽把寶寶照顧好了,才能更好地工作。(劉旭)

編輯:滕娟
相關閱讀
0
腾讯分分五星漏洞教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