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消費維權 > 消費要聞 > 正文

“夜經濟”點燃中國發展新引擎

燈光漫秀、音樂盛典,萬人觀演藝;花車市集、鮮啤名吃,熙攘游購娛。盛夏之夜,位于天津五大道的民園廣場熱鬧非凡,市民多了休閑娛樂的好去處,商家多了擴大收益的好機會。子夜時分,廣場邊的一家甜品站雖已打烊,但因為還亮著燈,仍不時有人前去詢問購買。服務員沈玉鑫說,有了夜市以來,店里一天能銷售2萬多單,比過去增加不少!

近代史上的五大道位于英租界內,曾是中國城市夜間照明最完善的街區之一。100多年后的今天,作為天津市級夜間經濟示范街區,五大道夜市開街2個月來,客流量超90萬人次,總收入同比增長40%以上。光與影的變幻中,原本平淡的氣氛一掃而空,城市夜景變得曼妙多姿,令人沉醉其間。

“夜經濟”是當前中國的一大熱詞。去年年底以來,天津、上海、北京等大城市相繼出臺舉措,專門支持夜間經濟發展。“夜間經濟正在成為提升城市活力、拉動中國發展的一個新引擎。”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院)經濟學部副主任王小廣說。

國家統計局15日公布的數據顯示,今年上半年中國GDP增長6.3%,其中消費的貢獻率超過60%,繼續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第一動力。這其中,夜間消費的重要性和巨大潛力,越來越引起地方政府的重視。

夜間經濟,是上世紀70年代,英國為改善城市中心區夜晚“空巢”現象提出的經濟學名詞,通常指晚6時至次日早6時發生的經濟文化活動,包括購物、餐飲、旅游、學習、娛樂、休閑等。上世紀90年代初,中國夜間經濟開始起步,當時是以餐飲為主的“夜市”。近年來,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,大眾的夜生活越來越豐富,夜間消費的需求也水漲船高。

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表示,上海的夜間社會商品零售總額已接近白天的一半。他們調查的657家旅游企業中,有80%都愿意增加在夜間旅游的投入。中國旅游研究院與銀聯商務聯合實驗室數據顯示,2019年“五一”,游客夜間消費金額占到全天的29.92%。“中國發展夜間經濟,人民群眾有期待,工商企業有動力,政府有積極性。”

王小廣認為,中國城市在過去幾十年中迅速擴張,但受房價高、通勤時間長、網絡便捷等因素影響,老的城市中心面臨下班后缺乏人氣與活力的困境,“要吸引人、留住人,實現城市發展的‘再中心化’,就要從供給側發力,做好制度性和政策性安排,提升服務品質。”

為支持夜間經濟發展,增強服務的可達性,天津提出推動購物中心、大型百貨商場延長營業時間,引導“7-11”“全時”等企業建設24小時便利店;上海允許有條件的酒吧街開展有規范的“外擺位”試點,嘗試建設分時制步行街;北京提出鼓勵有條件的博物館、美術館延長開放時間,并對3000座以下的演出場所的營業性演出給予一定比例的低票價補貼……

戴斌表示,以旅游業為例,2018年中國旅游總收入已近6萬億元,如此巨大的消費大部分發生在白天,“晚6點至10點是夜間消費的‘黃金4小時’,如果將這個時間段的旅游資源充分開發出來,按照10%的增量計算,全國就將增加約6000億元的旅游收入。”

掘金“夜經濟”,要有“新姿勢”。記者在剛開業的天津首個室內夜市“老門口兒”看到,這里通過單車、青磚、紅瓦、燈籠、老式郵局、煤爐等實景,將人們記憶中的天津搬進室內,擺脫了時間、天氣的困擾,開業前10天平均每天客流量約7萬人次,日收入約320萬元。

入駐“老門口兒”的哏都青年相聲劇場負責人孫弢表示,在這個復古的夜市中,相聲也從當代的茶館中回到了百姓身邊,讓消費者可以一站式體驗多種娛樂。

“新開的幾個夜市里經常有音樂會、文藝表演等各種活動,可以提升百姓的生活品質,商場超市也都延長了營業時間,讓市民享受更多便利。”25歲的天津市民王藝潼說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推動“夜經濟”發展進程中,多地政府在夜市管理者設置方面都做了精心安排,如北京設立市、區、街三級夜間經濟“掌燈人”,上海建立“夜間區長”和“夜生活首席執行官”制度。專家表示,發展夜間經濟不僅是一道經濟命題,更是一道治理考題。

“老門口兒”夜市位于天津河東區,該區商務局副局長何云翔表示,自“老門口兒”夜市開街以來,相關部門結合職責每晚安排工作人員,督導主辦方及時解決水電氣供給、垃圾處理、油煙和噪聲污染防治等方面的問題,讓消費者在整潔文明、安全有序的環境中享受夜市的繁榮。

天津市公安局治安管理總隊總隊長董金平表示,他們積極與各區政府對接,在夜市周邊增加備勤處突的警力,提高民警巡邏的頻率,為市民營造平安穩定的夜間經濟環境。

夜深了,成都寬窄巷子的壹丁咖啡館內,熱心公益的老板丁志習慣坐在自己建的公益圖書室內看書。他說,夜晚才是體驗一座城市韻味的最佳時刻,而夜間經濟則是連接城市街區文化、經營者精神故事、消費者內心需求的最佳平臺。(記者王明浩 李鯤

編輯:滕娟
相關閱讀
關鍵詞: 夜間 夜市 老門口兒
0
腾讯分分五星漏洞教程